金秋

爱着你4

写一下凤凰锦觅婚后凤凰树下的故事。

此时的旭凤已是天帝,前一世的种种恍然若梦,偶然想起总有种失真的感觉。

近日棠樾去水神那里学艺修行,旭凤放了栖梧宫仙侍仙娥的假,整个宫里只有旭凤和锦觅在。旭凤布好结界,拉着锦觅到了凤凰树下的山洞中。洞中一个石桌,两个石凳,桌上摆着几瓶桂花酿,两个酒杯。旭凤一边聊着锦觅初来天界时的趣事,一边喝酒,兴致颇高。锦觅不明白今天是什么特别日子,旭凤神神秘秘的,不就是少有的婚后二人世界吗。喝着喝着,两人都有些醉了,旭凤眼睛迷离的直盯着锦觅,用眼神从头到脚缓缓地描绘了一遍,最后定格在那柔软的嘴唇上。锦觅被他看的害羞起来,感到一丝燥热,虽在池边,但是脸上的热意却挥散不去,糯糯的说道:“凤凰,你看我做什么?”

“月下看美人,人之常情。”

“闷骚。”锦觅在心中腹诽道。酒喝得差不多了,旭凤站起拉着锦觅来到凤凰树下,看着那永开不败的凤凰花,心中荡漾。低头便吻住那肖想已久的红唇,初始温柔的吻,慢慢的似是不满足的逐渐加深,一吻毕,两人气息都有些不稳。空气中弥漫着桂花的香气。旭凤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锦觅,我喜欢你,爱你,想永远和你在一起。”

这凤凰,都是老夫老妻了,还这般甜言蜜语。“凤凰,我也喜欢你,爱你,想永远和你在一起。”

话音刚落,旭凤就忍耐不住的抱着锦觅躺在那柔软的草地上,双手开始在锦觅的身上四处游走点火,细密的吻落在锦觅的额间,唇上,颈间,直到足尖。树下,池边。

翌日,锦觅腰酸背痛的躺着起不来,想着这凤凰定是蓄谋已久,真是美色惑人,怎么就跟着凤凰一起疯呢。

剩下的请自行观看电视剧灵修片段。

电视剧中的第一次灵修拍的很美,就是画面少了点。上一世旭凤与锦觅第一次灵修时还面对着很多的困难阻挠,还有着很多不确定。而这一世两人在凤凰树下做爱做的事时,是完全确定心意的相爱着,旭凤和锦觅在此事的感受应该是很不同的,而且旭凤是重生的,他在与锦觅的相处中更容易得到幸福和满足。就是想写一下。


爱着你3  修行之飞天之术

锦觅做为一个葡萄精,平日最是羡慕灵力深厚,法术高强之人。因自小身边皆是花草树木,鲜少见人飞过,锦觅心里对一直孙悟空的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颇为向往。在旭凤教导锦觅修行过程中,锦觅就一直缠着旭凤想要学习如何腾云驾雾。可惜前些年锦觅灵力低微不能修行此术,现在终于达到入门标准。

一大早锦觅就非常兴奋,还特地换了一身月下仙人送的新衣裳。刚用完早膳,锦觅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旭凤的胳膊往外走去。旭凤见锦觅这般激动心中亦是欢喜,袖子一卷便带着锦觅到了人迹罕至的东海上空。站在云上,旭凤看着兴奋地面色微红的锦觅,缓缓道:“之前的飞天决可记熟了?”

“记熟了,记熟了,早就记熟了,凤凰我们快点开始飞吧。”旭凤话还没说完,锦觅就急着回道。在锦觅的学艺生涯中甚少如此不畏艰难主动学习。

“你先结合运行灵力和咒语飞行一试。”旭凤仍是不紧不慢的说着。“好的,凤凰”锦觅话音刚落就准备起飞。只见她口中念着咒语,摆着施法的手势,缓缓向上。这时锦觅才有心思看向四周,发现自己已漂浮在云朵上空,激动的喊道:“凤凰,我飞起来了!我飞起来了!”正说着,锦觅的动作一滞,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左边倒下。还未等锦觅尖叫出声,就被旭凤眼疾手快的抱住了。温香软玉在怀,冷静若火神殿下也不禁心神荡漾了一下。这时在旭凤怀中的锦觅才反应过来,温柔的道谢。学习飞行术法,自有掉落危险,锦觅却是从不担心的,因是她知道凤凰就在身边,一定会接着自己,护着自己。接下来的学习过程可归纳于,锦觅一路歪歪扭扭的飞着,旭凤在一旁小心护着,练了数日,直到锦觅熟练的掌握了此术法才结束。

又是香蜜女孩等待灵修的一天。开始只是电视不够看,官配文太少才忍不住写的。写的过程中感觉会写文的作者太太真的太有才华,实在想象不出她们都是怎么能写的如此生动、有趣。普通人还是看看就好。以后应该不会写了,不用关注我,谢谢大家。


爱着你2 小甜饼第二发 逛魔界

爱着你2

小甜饼第二发  逛魔界(唠唠叨叨的我)(感觉旭凤重生归来对锦觅心肯定是更软的,所以称呼锦觅,改一下吧)

旭凤这些日子时常在想,现在的日子,练兵打仗,陪着锦觅,舒心又平凡,往日不懂珍惜,失去才知可贵。

锦觅因着陨丹和珈蓝印的双重压制,在修为和人情世故上总是不怎么开窍,一直懵懵懂懂,对人对事自有她自己的一套逻辑。我期待着感情上她的回应,又会偶感害怕,怕她懂了情爱,就有了烦恼,有了忧愁。虽然我必不让她伤心,但却总有人看不得她快乐自在。先花神毕竟因父帝母后而亡,若是没有陨丹,我和锦觅的相遇怕又是另一番的狗血大戏了。现在能有此番境况已是最好。

锦觅毕竟是先花神和水神的孩子,在双重压制下仍对水系法术最为擅长,可我乃火属,水系法术毕竟不及润玉(也许上一世岳父答应锦觅和润玉的婚事也有属性的考虑,可岳父最是英明不过,定是润玉诓骗了岳父),只能多多修炼灵力渡给锦觅了。虽我定会和锦觅组成家庭,会有儿有女,一起教导养育他们,可锦觅终究还是期盼着父亲母亲,先花神已不在,锦觅对水神却再是孺慕不过,若非如此,又岂会让歹人钻了空子陷害于我。穗禾,若你这一世还是那般张狂,这六界是容不下你了。

陪着锦觅,伴着她成长,已是百年,若她认了水神,岳父定不会再让锦觅住在栖梧宫,到时怕是连手也牵不到了。时间还是不够,还是先成婚再相认吧。

今日锦觅还是如往常般,每日一吻后,她在我身旁做做功课,练练字,修行虽不开窍,字却练得不错,颇得我几分精髓。锦觅一日一日的成长,全有我的陪伴,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吧。这百年来,我和锦觅越发亲近,偶在外时,锦觅也总是流露出对我的依赖,甚好甚好。可竟让外人传成我不爱仙娥爱男郎,不少亲朋好友对我旁敲侧击,如此,我也不想把锦觅的锁灵簪拿下,不想让他人看到锦觅的真容,她的美只要我知道就好。

这一次我早已防备于穷奇,掐断事情的开端。没有魔界之行,亦没有润玉相伴。可锦觅最近听叔父讲述魔界的故事,甚是好奇,一直缠着我要去。我终是耗不过她,带她来了这魔界。双马尾的锦觅还是如此可爱,发间的盛开的凤凰花红艳似火,无论什么装扮,锦觅都是最是最好看的。

魔界的街道热闹非凡,锦觅蹦蹦跳跳,东瞧瞧西望望,对什么都是好奇。也是我拘得她紧了,以后应当带她游遍六界。迎面来了个小妖怪,托了个大大的托盘,谄媚的凑上来对我道:“这位魔爷,买条尾巴吧,都是新鲜的,装上保准叫人瞧不出真身!”这做生意的可真是固定,还是在此街道卖着这些可爱的物事。我直接道:“有白兔耳朵吗?”小妖啧啧“魔爷好眼光,这兔耳朵可是照着那广寒宫玉兔的耳朵变换的。”锦觅定是打着吓唬老胡的注意,开开心心的拿起来戴在头上,不住笑着。我却想起那只魔宫里的小兔子,那只强忍心痛傻傻的小兔子,当时伤她心,也虐我心。这回却是用不到了,不过可以好好存着,说不定婚后哪天就用到了呢。我付过银钱,任由锦觅拉着我的胳膊往前走,锦觅又买了许多的小玩意,我只管付钱。这许多的东西不知道是给谁的礼物,也不知道收礼物的人里有没有我。无妨,这回没有旁人的干扰,心情亦是甚好。路旁有家衣裳坊,与天界的衣着风格不同,也别有一番韵味,这世我与锦觅做不成魔尊魔后,深色的衣裳怕是没什么机会穿,但偶尔换个风格也不错。带着锦觅走进店里,一位原型是蜘蛛的老板娘热情上来招呼,“如此俊俏的魔爷妖娘,穿什么款式的衣裳都是极好看的。”这老板娘倒是净说实话。“锦觅,你看可有喜欢的。”“凤凰,感觉都挺好看的,不知道哪件最好?”锦觅困扰的说道。“那就都试一试。”“这一屋子衣服都试,那不得累死我啊!臭凤凰就知道你没打好主意。”锦觅调皮的说道。看我,光想着穿着这些衣裳的锦觅是如何美丽,竟一时口误,只能抓紧补救道:“老板娘,所有男女相配款式的各来一件。”“凤凰,我竟是误会你了,你最好了。”锦觅心想旭凤就是这么好,最好了。锦觅最终逛的尽兴,开心的与我回了天界。

回了天界,锦觅便没有停下来,这边送礼那边送礼,相熟的仙人没有一个落下,忙的不亦乐乎。晚间我在留梓池修行,锦觅跑了进来,“凤凰,凤凰,我回来了。”“终于舍得回来了,我还以为你忘记我这个殿下了。”我有点吃味,真想锦觅心中只有我一个。“锦觅怎敢忘记殿下。。。”这心虚的语气实在是太明显了。“送了整天的礼,就没有我的吗?”我闭着眼,心里还是有点不得劲。“有点有的,凤凰,你看我穿这身好看吗?”说着锦觅转个身便换了一身昨日在魔界买的衣裳。这件款式与天界衣裳倒是相似,只是这件底色是漆黑的墨色,上面绣着无数盛开的凤凰花。“好看,最好看了。”我知锦觅是花界中人,她自来把我比作凤凰花,她这是把对我的心意穿在身上。我知我的心是满的,是锦觅填满的。我亦忍不住从池中跃起,变换了与锦觅相配的情侣衣裳。锦觅似是看傻了眼,哎,我这六界第一美男的长相锦觅还是颇为心喜啊。我忍不住咳了一下,“过来。”锦觅还没有回过神来,我把她搂进怀里,轻吻着她,在这满树的凤凰花下,穿着凤凰花情侣服的我们。


(特别唠叨的我,脑补一大堆想法,写的第二篇,实在忍不住,杨紫和邓伦太有火花了,其实黑底红花的衣服什么样我也不是很清楚。)



爱着你(第一次忍不住写文,官配cp写文的太少了!太吃杨紫邓伦的演绎了!!!!!)

旭凤从天魔大战之后重生回到天界教导锦觅的时光(穷奇没出现之前)。

虽然难以置信,世上竟有这般时光回转之事,冷静理智如旭凤也难免震惊,也最终接受了重生的事实。 

上一世旭凤与锦觅因亲近之人陷害利用,各自备受折磨千年,这一世定要护她幸福,有温柔的水神爹爹、临秀姨陪伴着她,以后也会有我们的孩子,还有我。旭凤之前从未想过身边的天帝、母后、穗禾是那般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之人,润玉因生母仙逝父帝母后的种种作为而抢夺帝位尚可体谅,可他不该伤锦觅。穗禾之前一直苦苦追求自己,自己没给过她希望,锦觅也没伤害过她,可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锦觅,伤害锦觅的家人。我与锦觅做错了什么吗,没有,一切的根源是父帝的野心,产生的种种后果,再加上母后、穗禾等等的欲望推动,才造就我与锦觅的种种磨难。

现如今当务之急是教导锦觅修行,好好看着锦觅,无忧无虑,只想着我和灵力的锦觅,再让锦觅吐出陨丹,她早已对我生出情意,若非陨丹压制造成种种,我们早可修成正果。

“凤凰,凤凰,我们来灵修吧”锦觅摇着我的肩膀,急切的道。不懂情爱的锦觅,真是让人又爱又恨。我抓住锦觅的手放在胸前,“锦觅,你知道什么是灵修吗?”“月下仙人说灵修是可以提升灵力的事情”“那叔父有没有告诉你灵修只能和一个人一起,不能再和其他人,你懂吗”“嗯,嗯,之前不懂,现在懂了,我只想和凤凰灵修。”锦觅是我傻,听到你的“从未”就心痛的无法思考,日常种种无不宣告着你对我的不同,只是你不懂,不懂情爱,伤害了自己。“锦觅,灵修需要一定的修为,你现在灵力低微还不能修炼此事,先把昨天的布置的功课背给我听”锦觅一听此话,想起之前的未背好的惩罚,一连退后几步,神色慌张道“我想起来月下仙人约我看戏,凤凰我先走了。”说着便急急离去。

锦觅,逃过今天还有明天,修行是一定要的。我又何尝不想和你灵修呢,抱着你,拥有你,属于我的你。

晚上我还在殿中看书,锦觅迟迟未回,估计是在姻缘府玩疯了。

门吱呀的响起,锦觅看到凤凰还坐于殿中,不由心虚,“凤凰,你还没睡啊。”边说边小心翼翼地偷看我的神色,真是一颗胆小的普通,哦是霜花。“过来”“过来干什么,有话好好说嘛”,看着锦觅的神色,不由的好笑,我有这么可怕吗,“锦觅,你过来,我告诉你暂时不灵修也能提高灵力的法子”一听此话,锦觅跑的比兔子都快,一下就窜到我的身旁,“殿下,是什么法子快快告诉我”看着近在咫尺的锦觅,看着她兴奋的脸,幸福一直充斥在我的胸中。“虽然暂时不可以灵修,但是只要早晚一个吻也可以增加灵力。”“之前我亲你也没感觉灵力增加啊?”锦觅不解。“和之前的不一样,而且需要只和我一人才可以。”锦觅看着凤凰神秘兮兮的言行非常不解,但出于对凤凰的信任,还是问道“到底是怎样,你快教教我!”我揽过锦觅的肩膀,看着她红润的唇,吻了上去,唇贴着唇,不再满足,逐渐加深,直到锦觅气喘吁吁才放开她,仍然抱在怀里,念了一遍清心诀,才镇定下来。“如何?”刚吻过声音还有点沙哑,有点色气,有点不满。“灵力真的增加了,虽然不多。”锦觅开心的说着。问的是你的感受,你却只记得灵力,锦觅,你该让我如何是好,增长灵力只要吻的时候稍微渡点灵力即可,“凤凰,你的心怎么跳的真么快啊?”锦觅的手摸着我的心口,一无所知的问着。锦觅,我的心在为你跳动,在为重新拥有你而跳动,好想一直抱着你。锦觅感觉气氛有点凝滞,红着脸说“凤凰,我先去休息啦,明天早上继续哦。”

就这样我和锦觅的早晚吻增长灵力修行法一直继续下去。